大中城市多数中低收入者付完房租仅够温饱

作者:风中的自由
发布时间:2013-06-07 09:19:25
来源:视频网...

王冬雷回应雷士风波:吴长江欠下4个亿赌债 腾讯科技 雷建平 8月11日报道 围绕着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的争夺越来越激烈,今日下午,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分别在重庆和北京召开发布会。 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在发布会上指出,现在反而后悔当初对雷士事务关注太少。当初吴长江快要破产,而德豪润达通过收购雷士照明5.8亿股,价值4亿港元,使其免于破产。 谈及近日风波,王冬雷说,我当初太相信他。王冬雷爆料说,吴长江欠了4个亿的赌债,每个月利息超过1000万,天天被追着跑。王冬雷还在现场向媒体播放了录音。 此前,王冬雷向员工发布《员工告知书》。邮件中,王冬雷以雷士董事长兼CEO的身份,讲述了吴长江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的诸多行为,因此董事会决定罢免其职务,并称吴长江的离开有利于雷士的发展。 吴长江则在重庆指出,在王冬雷入主雷士前,2012年时双方签署君子协定,由吴长江做德豪的二股东,但吴不干涉德豪的具体事务。王冬雷做雷士大股东,但不干涉雷士的具体运营。不过,这一君子协定并未得到很好的遵守。 吴长江说,他喜欢越权,不断越权管理,引起管理层不满,去年,王冬雷强行要把光源产品转移到德豪,董事穆宇不同意,他怀恨在心,后来要开除他,但我坚决不同意。 在吴长江看来,是自己救了德豪,德豪一直财务状况很差,如不是2012年合作德豪会崩盘,而雷士比德豪规模大,吴本人也比德豪影响大多了,但自己宁愿做二股东,已是不断在后退。 王冬雷血口喷人,我已2年多没有去过澳门和其它赌场。吴长江也否认再次涉赌传闻,称可查通话记录。王这样说是不想让自己融资,吴有大的商业地产项目正需要资金。 分析人士指出,如今吴长江与控股股东德豪润达的矛盾,本质问题还是雷士照明到底谁说了算,雷士照明一度是吴长江的个人王国,但德豪润达要将吴势力从雷士照明剔除。 以下是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回答媒体提问: 王冬雷:我现在的身份是雷士董事长,也是雷士董事会任命的临时CEO,同时我和魏宏雄先生都是为此次事件成立的紧急事态委员会的成员。 在雷士董事会依法罢免总裁吴长江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我表示遗憾和不解。为什么在法制的国家,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却难以执行,为什么到目前仍然使我们的万州工厂无法开工,为什么吴长江先生敢于不接受董事会的决议,并设一系列的障碍,以董事会决议无效的名义继续占据公司和进行人身伤害攻击,是谁给了他胆量。 目前舆论把董事会与吴长江的雷士控制权之争,甚至比喻成2012年阎吴之争翻版,我认为这是误读。非正常关联交易,以及利益输送,并非雷士内部的个人争夺,而是董事会依法应尽的职责和业务!吴长江先生两次被董事会依法罢免,却均进行暴力阻挠,包括舆论暴力,是对法律的亵渎也是对公众愚弄。 在此,我代表雷士董事会紧急事态委员会表示谴责,我相信事情、事态一定会在法制的框架下得到圆满的解决。 否认德豪润达进行大额报销 提问:重庆的会议也在进行,指责德豪润达进入雷士之后进行大额的报销,达到几百万上千万的份额,有这么一回事么? 王冬雷:本人在雷士签字是没有报销权的,我没有签字权,第二本人在雷士未报过一分钱,我通过收购吴长江先生5.86亿股,用4亿元港币溢价的价格从抵押银行手中接受他即将被收购的股票,使他免于破产,同时增发1.3亿股德豪润达股票给他,使他帐面盈利。 一个帮别人挣6个亿的人还会报销几万几十万块钱吗?我会为几千、几万、几百万块钱去跟某个人闹翻吗?可能吗?又有什么花费可以使几百万呢?我想这个问题我回答了。 深刻后悔对雷士内部事务观察太少 提问:吴长江表示说您在入股之后插手具体业务过多,并且也有转移资产到德豪润达的行为,他提到了一个光源的资产,那是吴划拨过去的,很奇怪的通过了董事会通过,这是什么原因? 第二个事情,您这边有说吴长江是想掏空上市公司资产,而吴长江也是同样的来说您,我想了解一个上市公司资产这么容易被转移,被掏空吗? 王冬雷:我们这里面有三个层次的问题,第一个层次我来回答,第二个我们魏董回答,第三个我们做了哪些工作我可以简要回答一下。 第一吴长江指责我作为董事会可能过多插手内部事务,恰恰相反,我现在深刻的后悔我对内部事务观察太少了,太相信他了,我告诉大家我从未参加也从未召开过任何一个高管会议,一直在后台支持吴的工作,给他面子帮他挣了六个亿,给他面子让他做了雷士老大。 在他成立运营商联盟来要挟雷士上市公司之前,我从未召开过运营商大会,只是同他一起拜访过运营商,我家乡附近的一个大运营商是我们最重要的运营商之一,跟我走近了一点,吴长江要挟他最后整了两千多万,致使这个人见了我都躲。 前几天我们召开了全国运营商大会,跟雷士签二十年合同雷士不可能同意的,这是在摧毁雷士的价值。非常高兴的是全国80%运营商都支持董事会工作,认同我们的做法和看法,这关于我参与内部事情的指责,我已经回答了!关于核心产品线我想请魏董来回答。 魏宏雄:在我看来德豪润达跟雷士照明任何交易都属于关联交易,一般关联交易是属于董事会做出决议的,重大的关联交易是需要提交到股东大会表决,无论是股东会或者是董事会表决的时候关联方是无权做表决的,在法律上不存在德豪润达侵犯雷士的权利。 据当时董事会决议记录可看到,当时为发挥双方优势互补作用,两个产品线进行分割,董事会在此次决议表决时,王冬雷及德豪润达相关代表方没有表决权,表决雷士照明董事会包括吴长江先生在内的有表决权的,都投入赞同票,作为经理层吴长江、穆宇应做出决议。 解雇吴长江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提问:吴长江第一次与创业股东有矛盾,第二次与投资者有矛盾,您为什么还相信他?据您所说吴长江与三家公司进行了雷士品牌授权,为什么直到三周前才发现这个事情? 王冬雷:我在收购雷士照明之前,并不认识吴长江,他第一次与创业者的矛盾我不知道,当时还是一个小公司,但是与阎焱的矛盾媒体上闹着不可开交,他做了很多解释我当时相信了他。 当时合作的时候只是考虑两家公司在商业上的极强的互补性,以及在LED变革领域强强联合使两家上市公司都做大做强,在商业模型设计上我和吴长江先生进行高度利益捆绑。 在正常商业逻辑下我认为是不会出问题的,也就是说吴长江是一个即将破产的人,我救了你,用我投票权送你上董事会、CEO的位置,你应该很好工作,且他答应了再不做关联交易,但是事实上他没有或者从来不想按上市公司规则出牌,不断的扩大关联交易,一次又一次冲撞上市公司底线,使董事会忍无可忍。 我们是在一家香港上市的公司,那是一个充分有法律保障的社会,我们董事会所有成员必须履行职责,对小股东负责,否则我们有法律风险,对于吴长江的做法,公司律师已两次发函提醒我注意董事风险,并要求我给董事会每个成员去请个人律师,防备董事个人风险。 所以解雇吴长江先生,是吴长江完全不尊重商业规则和董事会运营规则,以及上市公司规则,以及他个人行为的不得以而做出的决定。 提问:吴长江提到了当时您在参股的时候,他与您签订了一份秘密协议,约定双方权利义务,保证他在董事会的位置,您说不干涉公司经营,他才放手让您做大,他说的属实吗? 王冬雷:第一我们之前有过君子约定,这个君子约定主要是对双方各自上市公司的工作相互支持,但是有一个明确的前提条件,不能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这是明确的前提条件。第二这个协议的有效期是一年,我相信我的回答已经到位了。 接收雷士总部遭遇阻碍 提问:这两个事情发生以后和重庆工厂情况怎么样? 王冬雷:重庆总部我们去接收,受到了阻碍,警方介入了,接收进行了一半,没能全部完成,目前吴长江先生用了几十名人把新任干部赶出了董事,万州工厂我们接收过以后并进行了一两天的工作,为了安全同时当地政府以为稳的名义让我们暂时退出来。 我不明白我们上市公司作为对自己资产合法拥有者,却对自己上市公司财产被别人控制而无能为力,这要我们董事会如何维护公众股东的利益?如何去维护投资者的利益?我看不懂。 提问:你们下一步什么打算?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是您比较满意的? 王冬雷:董事会的决议在法制的条件下必须被得到执行,否则这不是一个法制的社会。 吴长江离开有利于雷士发展 提问:我们罢免到最后有几段程序要走,吴长江不执行会对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您一直在说会寻求政府帮助以及会在法制层面上解决问题,现在有没有找到政府,您说手里有一系列的证据,有没有和警方有证据交换? 王冬雷:罢免程序已经完成了,我们是香港上市的公司,在港交所也可以看到这个法律程序已经完成了,吴长江非法继续占有公司是违法的,我相信重庆市政府,相信国家法律。 提问:现在LED业务在雷士和德豪润达的发展得到快速的发展,这次人事调整在业务方面有什么样的考虑?对下半年业务增长有什么影响? 王冬雷:作为LED产业现在正在高速发展期,雷士和德豪润达是优秀的组合,应该能谋求更大的发展,但是由于吴长江先生的不当行为,使两个公司的优势没有充分的发挥出来,我相信在吴长江先生离开公司以后,两家公司尤其是雷士公司,能够迅速恢复并高速发展。 签独家二十年经销协议是摧毁雷士的行为 记者:现在有消息说吴长江在筹备大联盟,对后续雷士照明产生什么影响?怎么面对? 王冬雷:吴长江本身的做法是非法的,他作为上市公司的CEO,去把上市公司的几十家运营商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联盟或者无限公司,去签字、摁手印,号称签一个独家二十年的经销协议,这本身就是摧毁雷士上市公司价值的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上市公司董事和高管的操守,当然由于这个确实发生了,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我不得不出面阻止劝说。 我做了大量的工作,高兴的是在几天前在广州召开的全国运营商大会上,以董事会名义召开的,就这一次,吴长江先生严令不准参加,但是几乎所有的运营商都来参加了会议,至少80%以上的运营商表态支持董事会的正确决议,支持董事会的方针政策,我相信正义、公道、商业规则还是被所有人所理解和尊重的。 吴长江亲口承认欠下4亿赌债 提问:以前吴长江说过要有投资人,投资人管好收益就可以了,没有表决权,您对这个说法的看法,您是否已经掌握了吴长江欠下赌债和为家人谋私利的证据? 王冬雷:无论是上市公司法律、上市公司章程规则都有明确的规定,股东有股东权利,董事会有董事会权利,吴长江看法不符合法律规定,那是他想的东西,不是依法运行的东西。 关于赌博问题,7月18日吴长江在我办公室当面承认他有4个亿的赌债,且是非法赌博的赌债,每月利息超过一千万,且已经4个月没有支付利息,天天被人追着跑。 当时吴长江先生带众人来我公司,公司保安部非常警觉,启动了安保录音录像设备,这次公布的谈话录音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我必须要对雷士照明的所有员工负责,所有股东负责,吴长江先生说我血口喷人,否则可能我也不放这个录音,大家听听是不是真的。 我就问他,谈话是什么呢?你很多行动大量关联交易偷公司的钱,这行为不正常,外面传你有很多赌债,你说说有多少赌债?他就说有四个亿,每个月付一千万利息。 赌债是谁的债?我们还给他保留一点面子,等等,就是这样一个对话,可能因为录音不是太清楚,我们没有做技术处理,如果做技术处理可能会更清楚。
https://www.388g.com/bfrjyQqpusB/ https://www.388g.com/bfrjyQqpusB/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传统行... | 6个月... | 个人站... | 访客体... | 支持 ... | 揭秘色... | 201... | SEO... | 地铁一... | 微码移... | 地方性... | 个人站... | 极限网... | 美艳暴... | Goo...
搜索引... | 十年用... | 电商网... | 恶搞名... | 全球开... | 网络营... | 曾文:... | Pin... | 百度站...
“微信... - 互联网... - 春秋残... - 深圳证... - 200...
皖ICP备09015033号  官网保...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高通反...7.0  © 2002-2013 来“八...